电话

给父母亲打电话,才知道家乡的老房子要拆掉的消息。我心下很茫然。那是我长大的地方,那里有我最深的记忆,那里是我和外公,外婆度过一辈子的地方。然而因为追求经济发展,拆掉真的凝聚着历史的老建筑,造仿古的新建筑,它们就将消失 – 我真的不知道这样的意义在哪里。我非常想家。我知道自己回不去,但是我还是非常,非常想家。因为此时此刻的家已经不是一个具体的时间,地点,人物造成的位置,而是我心中自从离开后无法抹去的一切回忆的象征。这种人在外体会到的劳累和冷酷,我不知道怎么告诉他人。或许,我也并不在意,因为生活太现实,这样的想法太不重要,我们都在忙忙碌碌地活着。以至于我现在才用过电话知道这件事,而不是从朋友,乡亲或自己的经验得知。而我和镇上的领导一样,认为这样的生活方式是自然的:用新的建筑取代旧的建筑来指代更旧的建筑,无异于用新的记忆改变旧的记忆,而期待自己能够从某种角度回到过去 – 这当然是做不到的。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